游记:墨西哥的玛雅文明

2019-08-24 Studio枫鸣 Studio枫鸣

几年前大热的灾难片《2012》给玛雅文明打刷知名度,就冲着这吓S全世界宝宝的玛雅末日预言,我决定去墨西哥看看:这些旧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到底玩石头玩出了多少花样。

在广州开车前往番禺莲花港,乘坐13:50的班船,轻松直达香港机场。本来下午6点起飞的美国航空提早到5点起飞。这个飞越半个地球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这个旅程我度过了漫长2017.4.27,18PM向东飞越日界线到达LAX的时间是2017.4.27的16pm,然后呆在机场等11点转机坎昆,继续向东,经过5小时的飞行时间,在坎昆时间凌晨5点落地。


在机场租了一辆小车,自己送自己去酒店。在这片从未踏足的大地上,一路的路牌都是西班牙文,没关系啦!反正就算写着英文的我也看不懂。凭着导航轻松的找到了酒店,酒店位于旅游区热闹的步行街之黄金地段,占据了绝对的位置优势。

我们入住的酒店接待大厅就一个草棚,这可是4星级酒店啊~~~后来看看别的酒店,1~5星都有草棚,草棚可是标配啊!餐厅是草棚,酒吧也是草棚,这就是当地人给游客所认知的玛雅特色。还好,标准客房还是正经的装修。有泳池,有堂吧,早餐厅等等反正4星酒店清单上应有的配置都有了,就是这些配套散落分布于步行街的各处,从这里到那里都非要你逛步行街不可。此地日夜喧闹,许多敞开式音乐餐吧,喜欢热闹的人就好,喜欢安静的人就不好了。

说起墨西哥,大多数人都有种谈虎色变的感觉,因为新闻电影中总把那里描述为毒贩举枪满街扫射的虎狼之地。然后又有大量国人的游记标题为什么“勇闯”、“征服”、等字眼啦~~~其实这次墨西哥,给我的印象倒是~额,也许我去的是旅游城市的情况吧,一片热闹祥和,墨西哥人非常热情,满街向你兜售旅游产品的,餐厅门口拉客的,买门票的黄牛党。。。总之都是想挣钱的,人身安全绝对没问题。至少比埃及安全,至少我没有看见一路的电影里面才见过的打仗才用的路障铁码,以及一路上荷枪实弹的士兵。


DAY1

时差倒的一塌糊涂。还没到天黑就悃了。

自驾车,根据导航,还是轻易找到科巴古城。之前看攻略说是很难找的,其实有点忽悠群众,旅游景点嘛,沿途都是路牌。不过,平时是路痴以及方向盲的以及很难适应新鲜语言的就算了。COBA就4个字母,管它属于西语还是英语,反正记得住就是。然后计划第二站就是TULUM,哈哈,多一个字母,循序渐进啊!


DAY2-科巴古城遗迹COBA


按照考古学分类,玛雅文明分3个阶段:公元前15世纪-3世纪为前古典期,公园4-9世纪为中古典(全盛)期;之后的后古典期直至16世纪西班牙殖民期后结束。

科巴是古典期的最大城邦,我决定这次的玛雅之旅,从做古老的遗迹开始。


“COBA”在西班牙语的意思是“被风吹起的涟漪”,坐落于玛雅丛林中两个较大的淡水湖旁边,是玛雅古典期最大的城市,盛极一时。但在公元第一个千年之后被后起的奇琴伊察取代而走向没落,最终因西班牙殖民而彻底荒废。至今仍被丛林包围的科巴古城占地甚广,据说现已发现的有遗迹几千座,但真正清扫出来的屈指可数,可以说是最原生态的玛雅遗迹。


高达42米的“大金字塔”Nohoch Mul,这是玛雅文明中最高的建筑,也是本地唯一可以让人攀爬的金字塔,金字塔的后面已经被大片热带雨林植被覆盖着,只露出前面着半边。科巴遗迹的许多金字塔被发现时是被密密麻麻的植被覆盖着的,像一座绿色的小山丘,这两面被硬生生清理出来,然而金字塔上面的石刻图文早就已经保不住了。


金字塔下,一群充满喜感的闺蜜旅行团在拍动作片。


科巴排第二的金字塔西班牙人给取名“教堂”。这座塔也只有西面和北面清理了出来,其他两面恐怕丛林已经过度深入塔体,分也分不开了。额,这个有点像吴哥。

金字塔前面立了一块牌写着“禁止攀爬”,虽然这个金字塔比能爬的那个矮小,但是斜面陡峭,的确不适合攀爬。同样的没有任何石刻图文以供考究。初步观察再用点想象力还原:这个金字塔也是椭圆形的,估计也供天文之用。

玛雅金字塔与埃及金字塔不同,它不是坟墓, 顶端是大祭司思考并与神对话的地方。


玛雅遗迹群落之中通常会有一座椭圆金字塔——玛雅天文台,祭师使用的。据说古代玛雅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观测天文,从而制作历法。墨西哥人开发科巴古城的手法很温柔,没有大面积的“广场”,尽量保留大片丛林,游客可以在林荫小路游走,骑单车。景点周边都有树荫的位置给游客休息,拍照。而景点与周边丛林衬托得相得益彰。

参观科巴古城时,天气时而阴时晴,瞬间变化很快,晴的时候暴晒爆镜,阴的时候又如阴森丛林,爬金字塔的时候还下了一场雨,实在是很有意思。搞得这些全都是我用一台相机拍的照片像盗图似的,这上下照片拍摄于同一位置,相机换个手的时间。


科吧这个保全完好的足球场见证了神乎其技的玛雅足球!这——也许是中美洲足球赛的起源

But!

要把球踢进斜坡顶上小小的“环”!!!我用尽努力地想象着“球”的大小和材质,到底石器时代的原始人能做出什么样的“球”?这难度系数高的~~~绝对是完美的自残游戏!

然鹅~~这看似有趣的竞技项目隐藏着极为血腥的结局:败方要被作为祭祀当场斩首!


足球场的“环”下面的石刻,每一个方块的雕刻内容都不同,虽然经历年月已经模糊,但也隐约猜得出其内容,并且下面还留有空位以便继续添加!想必这就是球赛结果的记录~~~~想到这里正好有一片乌云从上面飘过,一整个丛林瞬间瞬间变得阴森诡异。


剧透:稍后看见奇琴伊察的足球场,更加残忍,相比之下,这个已经很人性化了。


Tulum图伦

玛雅后古典期的海岸军事堡垒,后期对付外敌入侵,也是距离科巴三十多公里的早期商业港口矗立在加勒比海岸边的悬崖上,唯一一个在海边的玛雅遗迹,见证着玛雅的灭亡。

据说该城直到西班牙殖民初期仍然存在,但却因殖民者从旧世界带来的疾病而灭亡了。

这个很像炮楼的军事设施,最终抵御不了西班牙的入侵。玛雅人虽然拥有高超的建筑技术,先进天文学识,但是尤卡坦半岛没有任何金属矿产,玛雅人没有接触过金属,也就不会冶金技术,他们部落之间的战争使用的兵器可能是石器做的,也可能是用动物的骨头磨制而成的,遭遇来自西方科技先进的强敌,凭着刀耕火种的兵器抵抗可想而知结果就是不堪一击。

然鹅~这幅现代人还原的玛雅壁画看上去倒是高科技的哦!


另外一个说法就是,玛雅人喜欢整容!但不是从现代人的审美角度去整,他们会在面上穿洞安装骨头做的挂饰,将肌肉扭曲,反正将自己有多丑整多丑,面目狰灵是最好的。通常只允许贵族整,普通贫民百姓是不可以的。(稍后看见更多有关玛雅人头像的石刻可以引证这个说法)

炮楼面向海的一面,经典的拍照点,很多人,这个已经是最少人的一幅了。

这只蜥蜴长期在此蹲点供游客拍照。

早期的图伦古城市是玛雅商业城市, 交换货物的集散地, 城内是大祭司的住处,神圣的地方,老百姓住在城外。古代玛雅人喜欢纹身, 用刀片刮破身体留下疤痕花纹为美, 但是因为炎热常会发炎, 玛雅人就用玉米发孝的绿霉抹到身上用于消炎, 这就是人类最古老,最天然,最伟大的救命药物之起源青霉素!

上午游科巴,下午游图伦,正好黄昏时间,光线刚刚好,所以图伦出片较多。科巴由于第一站,又是爬金字塔的,又是躲雨的,然后又想着研究玛雅文化的,反而没拍多少照片。

图伦的玛雅人消失了,现在城里的住客是蜥蜴。

在图伦-坎昆这一带很少有人说自己是墨西哥人, 他们更多地说自己是玛雅人(尤其是导游)。 也许都冲着以玛雅文化为目标的旅游人士。

但是,他们的样子身材的确与美洲人有着明显的区别。我没有专门找个玛雅人来拍照,就把我所见的“玛雅人”特征用文字描述一下:

玛雅人个子都不太高, 皮肤黝黑, 大眼睛, 最有异于西方人的特征就是他们有中国人的扁平脸,并且脸较宽。 而最大特征是玛雅人的脖子很短,短到下巴跟肩膀之间 大约只有一寸。 玛雅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种之一, 我相信印第安人甚至南美秘鲁一带都有亚裔基因是因为他们有点像中国人。但是我还是没找到任何痕迹可以确认他们的基因里会不会有炎黄的印记。


玛雅人的食物

在旅游区有不少国际级美食例如意大利菜,巴西小鲜肉,无厘头龙虾大餐等等高大上的壕餐厅就不介绍了。只提一下以下这一道餐前小菜,只要你进入一家墨西哥餐厅,还未点菜店员就会端上来,这是当地最古老的玛雅食物——玉米饼!相传,古代的玛雅人就是以这个为主食。当然,眼前这个应该经过现代人的改良,玉米饼基本上每家餐厅都大同小异,配的酱汁就家家不同各有千秋。

这是往科巴途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一家本土店,又是木屋草棚的,小家庭生意。点了个类似鸡肉什么的,也是玉米饼垫底,牛油果也是标配,放上面。


DAY3

奇琴伊察Chichen-Itza


玛雅全盛时期最大的城邦,“奇琴伊察”名字为玛雅语,“伊察”意思是“井”。尤卡坦半岛没有多少地面河流,人类的生活自古离不开水源,因此奇琴伊察当地三个终年提供充足水源的溶井使之成为了天然的人口中心。

Ik kil献祭井,当年玛雅人相信每一口井都会通往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住着神供给他们源源不断的水源(现代人都知道供水的其实是地下河),于是在此井用活人献祭。没来之前我觉得此地应该是阴森恐怖诡异,每每像恐怖片的开场,于是鼓起勇气来看。


~~~~~结果,来到现场完全被颠覆了!


今天,科学战胜了愚昧,现在这个阴森恐怖井成为热门的旅游点,当地人happy hour的地方。由一家酒店管理着,收入价格不菲的门票,生意火爆,有很好的更衣浴室,饮品酒吧,园林建设休闲设施。洞顶安装了彩色射灯,沿着装修好的螺旋楼梯下去,一大波欧美小鲜肉游客在这里下饺子般的跳水,游泳嬉戏玩乐,撩妹聊汉子,起哄那些不敢跳水的女孩。


羽蛇神金字塔

纳瓦特尔语∶Ketsalkoatl西班牙语∶-...snake,plumed serpent- 羽蛇神的名字叫库库尔坎(kukulcan),...中美洲各民族普遍信奉这种羽蛇神。 详细描述 羽蛇神是一个在中部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祇,...库库尔坎”(Kukulcan)。按照传说,羽蛇神主宰着晨星、发明了书籍、立法,而且给人类带来了玉米。羽蛇神还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

一场来到也不妨做一个标准游客,拍一张到此一游照片。

与埃及的金字塔不同,大部分墨西哥的金字塔都是祭祀用的,不是坟墓。但这一座除外:顶上的“神庙”就是国王的陵墓。现场细看,建筑风格与材质都有可能是不同年份的,导游说:那神庙是后加的。


金字塔的东面是千柱建筑群 (Group of the Thousand Columns, Grupo de las Mil Columnas),其中的战士神庙 (Temple of the Warriors, Templo de los Guerreros) 上面有一个很有名的神使 Chac-mool 石像,是 Chichen Itza 的代表之一。玛雅人相信 Chac-mool 是人和神之间的使者,在祭典中,祭师会把刚从活人挖出的心脏放在神像上的盘中,交由 Chac-mool 把心献给神。


玛雅文化跟欧洲文化根本不沾亲带故,这是一个独立的,神秘的,及其古老的,很血腥的文化。


接下来是玛雅文化的重口味的环节:杀!杀!杀!祭祀时用活人杀, 又是砍头的,又是挖心脏的, 又把小姑娘活活投入井里淹死的,说是要祭祀井神,祈求供给他们源源不断的水(拜托!现代人都知道供水的是地下河系统好吧),开头所说的Ik kil献祭井就是这个意思,之所以我觉得是恐怖的地方。

我一边听导游讲解,一边觉得毛骨悚然,浑身都疼! 杀过这么多人的地方,我的觉得有点晕眩了(也许是太阳晒的), 既是过去了几千年, 又是在灿烂的阳光之下我还是感觉到了玛雅人的悲惨命运。


又来到了足球场,这个足球场规模可大了!

发展到全盛时期的奇琴伊察玛雅球场已经比之前科巴的那个大十几倍以上,有点儿千军万马的气势。以至于没有广角的我要分三段拍照,照片拍得很一般,以作记录用吧。

玛雅人的球戏绝非娱乐,而是一种宗教活动,是玛雅人拉开向神献礼序幕的场所。这是一个输赢定生死的比赛!


之前剧透过奇琴伊察的足球场更加变态——现在上片:注意到那个城墙上面的“环”了么?保证我不着重提示肯定没人注意,小得那么可怜,再看看下面的人群推测“环”的离地高度:这还能让人进球么?干脆直接拉出去杀算了!


在球场的旁边还有一座镶满骷髅头像的神殿(Temple of Skulls, Tzompantli),据说这就是那些献祭者的头像,看这一面墙貌似是做记录(回看科巴的就直接刻在球场中央), 刻有很多骷髅头雕刻,模样各个不同,相当诡异!


玛雅人的献祭方式除了屠杀他人,还有自残:例如国王定期要在祭坛上将自己捅一刀放血,放的血还要洒满祭坛为止!


我想问:玛雅的国王可以申请辞职吗?

怪不得部分学者认为玛雅人推算出末日预言,玛雅文化真的充满诡异。


今天的玛雅文化旅程就是:在本以为被吓坏的阴森恐怖井被逗乐了,然后又在本以为逗乐的阳光灿烂下的精美建筑群被它们的故事吓坏了。


下回剧透:深入玛雅地下河探索,供给这些井源源不断的水源就是来自此地纵横交错的地下河系统——科学的真相是迷信的终结者!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