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远的地方——巴拿马游记

2019-10-13 赛科国际旅行机构 赛科国际旅行机构

香港阿姆斯特丹,再从阿姆斯特丹到巴拿马城,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以及更多的候机等待时间,疲惫不堪地,才能来到这个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地球上最远的地方,巴拿马。这个中美洲国家,有运河,国际博览会,通用美元。这一切,构成了我对这个国家的唯一印象。首先来几张阿姆斯特丹的照片。荷航的航班是凌晨5点到达,下一段是下午1点起飞,中间有八个小时,来得及进城一游。夜里人少,入境非常方便,在机场大厅买一天来回中心火车站的车票,并且从大厅搭扶手电梯可瞬间到达车站月台。即使是夜间,火车班次也很多,十多分钟就到中心火车站。我知道这时候城市未醒,店铺关门,但看看暗夜离静静流淌的运河,冷清的广场,驶过时轻敲铃铛的夜班车,感觉也不错是不是。上面是市中心的DamSquare,不上其他图了,否则变成荷兰游了。广场呆坐,喂会儿鸽子,几个小时后,早起的人慢慢多起来,我也该回机场了,一会儿还要去拉美呢,才是生活啊。

下午一点,航班准时起飞,十二个小时之后,当地时间傍晚,降落在巴拿马城机场,十三个小时的时差,国内已经是早上了,日期,离出发时已过了两天。

巴拿马运河是必到之处,这个一百年前开挖的运河连接了太平洋和大西洋,使得航行距离缩短一万多海里。巴拿马运河上有三道船闸,靠近太平洋的这座叫做Miraflores。从巴拿马城市区,开车大约要半个小时。在观景台上,可以看到船只缓慢通过的全过程,包括水位下降、闸门开启,小火车牵引、船上水手和游客挥手致意、闸门关闭、水位重新上升等。我到的时候刚好一艘香港轮船通过,用时大约二十分钟。巴拿马运河采用复杂的多级水位升降技术,这是因为加勒比海和太平洋的水位相差大约五六米,这也是当年法国人修建运河时遇到的一个巨大的技术难题,最后法国人的运河修筑权落入美国之手,美国甚至不惜策动巴拿马从哥伦比亚独立出来以控制这条运河。美国一直在运河两侧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实行管制,并驻扎大量军队和工作人员,直到上世纪最后一天,才将运河控制权交还给巴拿马政府,现在还可以看到当年美国管制区的痕迹。

看台很小,只有几段楼梯和一片阶梯式座椅,如果抢占不到靠前的位置,基本上只能看到别人的脑袋和摄影器材了。一般船只通过后人群会散去,那么这时候可以占着位置等下一艘了。看台下方的平台,一般只有重要人物比如政要等可以进入,保镖、媒体相伴左右。所以有时可看到熟人。

带上沙滩装、浮浅设备,从巴拿马城出发,一路向东,一个小时左右到达Chepo,一路多次遇到军警查车,因为我的护照在美国使馆签证,身上只带了中国驾照,因此难免一番解释。不要指望这里的英文水平,因为基本无法沟通。但态度好点,也就过去了,如果想省点口舌,带上证件。Chepo之后继续向前行驶几分钟,就是一段七八公里的搓板路,颠的七荤八素之后,在一个不太起眼的路口左转。插一句,巴拿马城基本买不到GPS导航,买到了导航仪也没有地图,出发之前折腾了一个下午为这事儿,还是没搞定。所以在Chepo跟了一个好心的墨西哥大兄弟,才进入到正确的路口。

到了码头,找爱丽丝,她可以安排快艇。我停好车,挤到熙熙壤壤的登岛大军中,茫然四顾,大吼几声:爱丽丝!一会儿背后传来一声Hola,转身一看,一名黑肤的印第安汉子,递过一张名片:ElisaPerez-TouristGuide(507)67085254。下面坐船头作带路状的不是爱丽丝本尊,是他雇用的梢公。

所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这句话是列宁说的吧,很有道理啊。果断离开主岛,雇船前往一个最偏远罕有之岛。船行半晌,一条白线在海天之际隐现,逐渐来到近前,只见一片白色沙滩,岛上椰树随意生长,海水蓝绿分明,两个土著少女,几间茅草屋棚。海星遍布浅滩之上,再往水深处,巨大的椰树枝干静卧海底。

离岸十多米的地方,齐腰深的沙滩突然变成一个陡坡,海星就成群结队地排列在这条深度变化的分隔线上,再往深处,有巨大的鱼群,全都一览无馀。

万里之外的地球另一端,就有这么个地方,海水干净的可以让海星生存,天空湛净的感觉不到呼吸。离开时,我看着那么一片陆地渐渐远离,一会儿就只能看到海面上的一簇椰林在随风摇曳,直到最后变成一个黑点,然后我就有点想念了。


◆◇◆◇◆◇◆◇◆◇◆◇◆◇◆◇◆◇

欢迎加入南美风情微信平台

一同感受中、南美的极至美景,奔向我们心中的天堂!

我们真诚期待与您的合作!

官网:www.latinte.com

电话:010-59799679

微信号:saiec7

更多中、南美旅游线路,更多中、南美旅游资讯,尽在南美风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